父亲的背影

来源:杨菲菲编辑:王兰芳2019-10-08 15:50分享
摘要:刚上小学时,每当看到奶奶邻居家的小孩都有小自行车骑,内心羡慕不已,父亲记在了心里。

    指缝里的时光,悄然如逝,明了记忆,暖了过往。似乎,我们在这样的柔软时光里安静了太久,以至于写下题目却不知该如何在这长长的纸笺上为那沉默的背影一抹留下或轻或深的印迹。

    父亲的背,是一块巨大的磐石,坚韧的古藤树,宁静的避风港,顶起一片天,撑着一个家。每当我看到这样的背影,都觉得踏实而温暖。

    刚上小学时,每当看到奶奶邻居家的小孩都有小自行车骑,内心羡慕不已,父亲记在了心里。没过多久,父亲给我买了一辆崭新的“好孩子”牌的儿童自行车,这也是我人生中梦寐已久的第一辆自行车,记得特别清楚,当时的价钱是248元,后来我才得知是父亲省了三个月工资买的。儿童自行车在车轱辘两边有又两个附带的小车轱辘,起到一个支撑的作用,即使你不会骑车,也不会从上面摔下来。我每天都骑着它在奶奶院子里逛啊逛,父亲在前方指路,即使他没有用手去牵引我,我也不会感觉害怕,看着他的背影,内心总是暖暖的。后来,父亲带我去毓龙小公园的后山坡练车,他悄悄的把两个小咕噜偷偷拿掉,此时的我便向他哭闹起来,因为我要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去骑车,失去了支撑,我害怕摔倒。父亲似乎知道我内心的害怕,自己骑着破旧的二八大杠,慢慢的向小山坡骑去,然后从“嗖”地一下从山坡顶头骑下来,就这样来回几遍,骑得满头大汗。站在山坡顶头的我,内心还是很害怕,不为所动。父亲慢慢抱我上车,那宽厚的肩膀似乎给了我无限的力量和勇气,我坐好位置,两腿搭在车上,父亲在后方稳稳拖住,慢慢地、慢慢地,一步一步,车轮渐渐下滑,“嗖”地一下,我的两个腿欢快地蹬了起来,一直骑到山底平地,然后继续前行。我停下,转身高兴地向父亲摆手,父亲此时从山顶慢慢骑下来,又在前方为我带路,汗水浸湿了他的后背,看着他的背影,我的内心似乎更加坚定了,前方的道路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艰难,只是一畏的恐惧和依赖阻碍了你的前行。我也不知道父亲的双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脱离,但如果始终依赖着双手托住的安全感,恐怕我到现在也不会骑车吧。

    到现在,父亲的二八大杠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淘汰掉了。他开着汽车,我坐在汽车后座,一路前行。一次, 我让他带我去面包新语买面包,明明从家出发只要经过一个红绿灯,抄近路走很近,他却按照规定的路线,过了三个红绿灯,此时我坐在车后不耐烦的抱怨到:“爸爸,过了刚才第一个红绿灯就可以左拐了,那条路很近的,你却不走,太‘死教条’了吧。”此时,父亲听了我的抱怨,并没有立即说话,我在车后座“嘲笑”他太“居”,他依旧在前方慢慢悠悠地开着,并对我说:“我知道你说的那条近路,可是有黄色实线不能左拐,要遵守交通规则,而且有摄像头拍照会扣分的。”“那个是摄像头是随机的,不一定能拍到啊。”我还在不服气的狡辩着。“丫头,你这是侥幸心理啊,人的一生中没有那么多的‘好运气’,人生道路中没有任何捷径,自己要一步一地脚印,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听着他对我的“教育”,我丝毫没有再想和他去争辩,我知道他说的道理很对,我就在后面慢慢地听他说着,看着父亲的背影,我突然觉得是如此“高大”,他是我的榜样,他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一些悟不到的人生哲理,也许是我还太年轻,只能在岁月的更迭阅历的增长中慢慢去领悟。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的在目送她的背影,渐行渐远,你在小路的这一端看他逐渐消失在小路拐弯的地方,而且,她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每次当我看到这句话时,都莫名的伤感,只是希望我们年少时能读懂朱自清《背影》的深情,长大后也能理解龙应台《目送》的释然。

(作者:杨菲菲,供职于盐城供电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