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90后民警的16小时:每一起警情都是火情

来源:现代快报全媒体编辑:王兰芳2019-08-09 17:55分享
摘要:8月6日早上8点20分,记者来到盐城市公安局盐南分局新都派出所,作随警采访。才进门,就迎面撞上整装出发的李劲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张天鹏 箫剑 记者 姜振军)“喂,民警同志,我的身份证找不到——”“喂,警察先生,这里有人在打架——”“喂,警察同志——”

李劲每天都是这样开始。

8月6日早上8点20分,记者来到盐城市公安局盐南分局新都派出所,作随警采访。才进门,就迎面撞上整装出发的李劲。

“最近在开展‘梳网清格’大会战,警情降了不少,但一些突发性的纠纷还有不少。今天接处警,我主班。”李劲说的“主班”,是新都派出所的接处警任务分配模式,所里的处警队一共分成了4组,每组轮流“主班”,1班先上,当同时有其他警情时,2班、3班等接次上,有效解决了“出警慢”问题。

“110”报警台刚转来的是一起家庭纠纷,警车开到半路,李劲的电话响起——警情取消了。

“真幸运,记者同志你今天给我们带来了好运气。”在警车掉头回派出所的路上,李劲的搭档辅警老黄笑着说,这样先报警,后又取消的警情,每天都有5、6起。

刚说完,老黄就捂住了嘴。

虽然是早晨9点,太阳已经开启“烘烤”模式。几分钟的功夫,回到所里时,三人已被车内“蒸笼”蒸得满头大汗,衣服透透。

“一天警情的高峰还没到,先把前日的一起打架警情处理了,还有一个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后续工作也要提前对接。”回到所里,趁着空隙,李劲一口气打了20个电话,约谈当事人到所里。

10点14分,金融城来了一起纠纷警情。

李劲和老黄立刻开车前往。原来是一起二手房买卖纠纷,由于过户手续被拖延,产生了相应的物业费、封阳台费用,谁买单?老房东、新房东各执一词。

“买个房,都高高兴兴的,这是干嘛呢?”认真听完双方的说辞后,李劲先“降温”,再调解,顺势提出协商解决方法,水到渠成。

在调解期间,李劲的电话响了3次,所里的派警员分别派给了2组、3组,留了一个华邦西厦的工资纠纷警情给李劲。

“先别激动,大热天的,先说说是个什么情况?一个一个来。”10点50分,李劲和老黄来到写字楼的一个翡翠公司。雇主说工资给了中介人,雇员说中介人不承认。

“这样,把中介人一起喊过来,到派出所当面对质,把工资理顺了,发没发,少不少,当面问清楚。”李劲一下子找出了症结所在。

这边还没结束,电话又响起,一周前的一个医患纠纷,来到某医院要说法。李劲电话回过去,先和死者家属沟通、安抚情绪,警车随之也到了医院。现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乱。死者家属带了律师和院方交涉,准备走法律途径,想要调看当时的监控,但是院方拒绝。经过和院方协商,出具相关手续,当事人诉求得到满足。

“这起纠纷,当事人是信任我,我就要担起这份信任。”感慨的话音刚落,警情又来了——12点零5分,解放南路的一个药店,顾客买药错拿了另一个顾客的钥匙。

迅速赶到现场,一问,报警人报完警转身就回家吃饭了,记者这才意识到了饭点。电话回过去,没人接。李劲开始向药店药师询问基本情况,通过监控看到错拿钥匙的是一位老奶奶,但药房药师并不认识。

“这样,这是我的号码,老人的照片我带着,我们继续找人,如果老人钥匙送回来,您也回复我一下。”李劲嘱托完药师又奔向下一个警情——小区停车纠纷。

不吃午饭么?室外温度已30多度,每处理一个警情,记者的衣服都要跟着湿一回。加上一个上午都没喝一口水,唇干舌燥,记者也已明显听出了李劲嗓子的沙哑。

12点15分,凤鸣缇香小区的门口,赫然横着一辆棕色越野车,挡住了出口。车后玻璃上被贴着三张纸,写着“地下车库出行通道,不是你自家停车位,严禁停车,违停者后果自负!!!”业主和物业的矛盾,一目了然。

“我们家一个车位,两辆车。想再租个车位,摇号遥遥无期,停在过道上,他们物业保安又用这招,警察同志,您说气人不气人?”车主带着情绪说出了原委。

“您的心情我理解,上次我来办事,我的车也被他们贴了。这样,你先把车往边上顺一顺,不要堵着通道。刚保安也说了,他们帮你洗掉,看,温水来了。”在李劲的劝说下,业主的车停顺当了,车上的纸也被冲洗掉了。

调解结束,坐上警车,已是12点半。

“下一个节目。”老黄来了这么一句,记者被这种乐观逗笑了,一时间忘了饥饿。饿是不饿了,但是渴。33度的高温,加上太阳直晒,汗流了一堆,舔舔嘴唇,没怎么说话的记者,已经干得不行。

时间:12点40分;地点:康乐苑小区;警情:打架纠纷。原来一对“情侣”闹分手,分手就要算经济账,手机、包、衣服……账没算清,就“打”了起来,说打也不是打,你挠我一下,我抓你一下。

“你男朋友呢?”“走了。”“打电话喊他一起到所里。”带着女当事人上了警车,路上李劲还不忘说道说道——怎么认识的?酒吧?你说你,谈朋友不正正规规地谈,好吃的先吃、好玩的先玩、好穿的先穿,都算物质账,就是谈成了,你说你们的这份情感能有大的保证……

李劲的一阵说道,有模有样,记者差点忘了今年25岁的他,自己也是未婚。

到了所里,李劲把当事人交给专业调解员,这才带着记者奔向食堂。等记者端起饭碗,已经是13点零1分。

吃到一半,李劲的电话又响了,13点零3分,香苑西园南门,又是一起物业纠纷,李劲立刻放下筷子,穿上刚脱下的九小件,还没走出所门,电话响起——警情取消。

“这些人,真是的,大事小事,有事没事,110,就当免费电话随便打。”记者一口饭差点噎着,不免抱怨起来。

“你要换个角度想,很多时候,小事并不小,是一份信任。万一因为我们错过的一个警情,结果酿成了惨剧,你再处理好一千个、一万个警,都弥补不了。”李劲的话,消除了记者心头的不解。

一口饭的宁静还没“享受”完,13点13分,警情又来了。紫薇花园某酒店,一房客停在停车场的奔驰车被刮蹭了,肇事者溜了,又是监控盲区,车主要酒店赔偿,酒店经理说停车场是物业管理的,无奈之下报了警。

“这样,再请交警去找肇事者,但是,酒店和物业的管理责任,你们也要担起来,先约个时间一起到所里,大家坐下来协商一下。”李劲提出的意见被双方接受。

中午难道大家都不休息么?14点10分,警情“如约”而至,记者后来才知道,接处警有个规矩,警情不能想、不能说,否则一想就到、一说就到,之前老黄突然捂住嘴,就是因为这。其实,民警图的是心里的片刻放松。警情来了,必须上。

14点28分,一起感情纠纷。在赶往现场的路上,李劲介绍说,新都街道位于市区经济核心区域,新城开发加上人口南迁,区域位置特殊,治安要素复杂,使得新都所成为全市警情量最多的一个派出所,7月份日均警情55个,8月会更多。

14点56分,又是业主和物业之间的停车矛盾;

15点37分,工地有人阻挠施工;

16点15分,一小学工地电机被偷;

16点17分,某工地拖欠农民工工资;

16点37分,金融城有人电动车被偷;

17点零1分,紫薇花园老人跌倒要求调取监控;

17点20分,领秀嘉园一小区有邻里纠纷;

……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从小区到工地,从日中到日落,跟着李劲和老黄赶到一个又一个充满火药味的现场,看着他们用理解、耐心和劝慰平息一团团怒火,融化一块块坚冰,记者感觉到,他们仿佛就是情绪“灭火员”,是城市“摆渡人”,把人们从对抗、愤怒、一触即发的此岸“摆渡”到平静和安宁的彼岸。据悉,全市有1200多个像李劲这样的接处警民警在城市奔走,日日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

陪着处理完最后一个警情,拖着发硬的两腿,一回到所里,记者连喝了四杯水,而此时已经是19点零5分。所里食堂早已过了饭点,只能一人下碗面条。

这一天结束了么?

还没。李劲笑着告诉记者,白天有一起工地纠纷等着自己去协调,前日的一起打架警情,晚上还要处理,而这一忙,就忙到了21点半。

除此之外,白天的警情,还要一个个登陆系统回复,记者疲惫的身体坐在沙发上,竟然不经意睡着了,睁开眼睛,李劲竟还在忙碌着。

“不等你了。”告别,走出派出所,已经是次日的零点,记者回首,派出所的接警大厅依然灯火通明。铃声响起——

“喂,新都所,新都所,有人报警附近施工,噪音扰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