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曹:挥毫如风

来源:梅花书屋凌震三编辑:王兰芳2018-06-22 11:33分享
摘要:宋曹不仅是卓越的书法家,激情的诗人,更是一位智睿的思想者。

公元1620年,即大明万历四十八年的某一天。

这在中国历史上或许是一个极其平常的日子。

黄海之滨,苏北平原的古盐渎境内,一户翰墨书香的普通官宦人家,伴随着一声清亮的啼哭声,一个婴儿呱呱坠地了。年近半百的父母双亲望着这期盼多年的独生儿子,真是喜出望外,乐不可支一一他就是后来名重海内外的书法家,诗人,书法理论家宋曹。

宋曹出生的时候,明王朝已由盛而衰,且日趋腐朽了。太祖洪武皇帝开国时雄视高远,气吞万里的帝王霸气已消磨殆尽。北方的满族日渐兴起并逐步强大,他们秣马厉兵,虎视眈眈。明廷之中,宦官专权,矛盾重重,王朝大厦在内忧外患中已摇摇欲坠了。这时,宋老先生中年得子,宠爱有加。但饱读诗书的老先生并未因此而放松对其子学业的苟刻要求。在父亲的督促下,宋曹自幼便临池读帖,研墨习书,且寒暑无间,勤学不息。其父对他“如一日课辍或懈怠,则以锥其左掌,律心贯注身心”。宋老先生沿用悬梁刺股的古例来严厉育儿,其用心可谓良苦矣。

苍天不负苦心人,宋曹天资聪颖,且勤奋好学,自幼便瞩目乡里,为亲邻称道,二十四岁已官至中书舍人了。然而也算是生不逢时吧,此时,大明江山已岌岌可危,摇摇欲坠了。崇祯皇帝面对国事日非,大厦将倾却仍不忘笙箫歌舞,寻欢作乐,最后在农民起义的号角声中以一条勒带,无可奈何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结束了大明的二百多年江山。朱家宗室的另一后裔,虽拼命想延续这早已曲终人散的王朝统治,但时隔不久,满清八旗军的铁蹄便无情地碾碎了他的残阳美梦……社会的动荡,时政的诡谲,江山的更替,黎民百姓的颠沛流离,这一切都给了踌躇满志的宋曹一贴强烈的清醒剂。于是,正当大清帝国移都北京,大展宏图时,宋曹却激流勇退,隐居故里。他在家乡的南门外植蔬种莱,侍奉老母。闲暇之余,他品茗会友,习书吟诗,尽享“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生活。

然而,好景不长,几年后,宋曹因几位好友图谋举事败露所累,而身陷囹圄。出狱后,他万念俱灰,郁郁愤懑而又无法释怀。于是,他便告别亲友,离家远游:瘦西湖上二十四桥明月夜,金山脚下滚滚长江东逝水,姑苏城外钟鼓声声寒山寺,西子湖畔杨柳依依长堤岸……明月清风,阅尽人间春色,江山多娇,荡滌胸中尘埃。仕途的坎坷磨平了他对功名的进取,却无法泯灭他对艺术的追求。他踏遍名胜,纵览碑帖。他在书法艺术的自由王国里率意行走,纵横驰骋。颜鲁公的严谨大度,二王的隽永飘逸,怀素的奔放不羁,王铎的奇峻高古,都一一融汇在他的笔墨中了。

顺治之后,康熙迈着雄强的步伐登上了金銮宝殿,而这时的宋曹,已沉浸在书法艺术的海洋里流连忘返,乐此不疲了。他宠辱俱忘以至于两度征召而不就。康熙十七年,又一个极富诱惑力的机遇在向他招手了。康熙为纂修明史,借以治国,特设博学鸿词科,广揽人才。宋曹因其超凡的才华而被极力举荐。动荡的岁月,容易让人有避世的念头,而康熙年间,社会已趋于太平。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安闲中谁不想功名利禄,富贵荣华?而令人费解的是宋曹虽被举荐,却又一次以母病为辞而拒绝了显贵的召唤。

披着故乡的风,宋曹独自穿行在盐渎的市井巷陌,乡间田头。他深爱自己的家乡,深爱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深爱这里的淳朴善良的父老乡亲。他多少次站在故乡的城楼上,望着川流不息的河水,望着岸边那一双双渴望幸福,追求安康的眼睛。他百感交集,心潮难平:“古庙临河浸绿苔,数行芦苇傍孤台。城边漂屋随风散,堤外流棺到处来。村落只余林影泊,鸬鹚空绕浪声哀。水田图就谁能进?郑侠当年不足灾!”(《登射州城楼望水》)。字里行间溢满爱,“一枝一叶总关情”。这是书家的倾诉,也是诗人的呐喊。在家乡这片热土上,宋曹诗情泉涌,妙笔生花,后来问世的《会秋堂诗文集》,《杜诗解》等,都是他心灵的写照和情感的渲泄,是他对民生的体恤和对故土的颂赞。

作为书法家的宋曹,他挥舞着长锋羊毫,在洁白的宣纸上忘情地倾泻着自已炽热的情感。他笔走龙蛇,心手双畅,日渐享誉书坛。其同道挚友由衷地赞曰:“射陵(宋曹)作书全是老将用兵,若胸中素无壁垒,又安能了然于心与手呼?”历经艰难岁月后的宋曹,书法创作精进娴熟,逐步进入高峰状态。他的《草书千字文》,气势恢弘,神采飞扬。似行云流水,如江海奔腾。1936年,于右任先生集辑《标准草书范本千字文》,宋曹就有“恭,养”等8个字选入其中,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宋曹的书法,不仅在江浙一带产生较大的影响,还流传东邻日本,其成就和地位,由此可见一斑了。

宋曹不仅是卓越的书法家,激情的诗人,更是一位智睿的思想者。年过半百后,他的理论著作《书法约言》面世了。全书凡七篇,计四千余字。名为约言,实涵要义,尤为可贵的是言辞直白,条理贯畅。清初学者曹溶誉其为“如烂漫春花,远近瞻望,无处不发,可谓书家三味”。中国书法的历史长河中,集书法,诗词和理论于一身者,凤毛麟角也。乡贤宋曹,可敬可佩。

终其宋曹的一生,坎坷曲折,蹭蹬而不得意,但他却能经难历刼而不灭其志,正如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宋曹的名字和他的作品,在艺术的星空里放射着永恒而耀眼的光华。

穿越时光的隧道,抖落历史的风尘。故乡的水,依然在静静地流淌, 故乡的风,依然在轻轻地吹拂。站在故乡的河边,迎着拂面的轻风,我们仿佛看到才华横溢的诗人,书法家宋曹仍然激情满怀地挥舞着他的长锋羊毫,挥洒着他那飘逸流动的热爱家乡,热爱艺术,热爱生命的不尽的情思……

【作者简历】:

凌震三,1951年生。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盐城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盐城标准草书研究会会长。原盐城电视台副台长。

相关阅读